南昌激光近视手术需要多少钱,南昌激光近视治疗,南昌激光近视手术过程

2018-01-19 21:12:2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南昌激光近视手术需要多少钱,

最近,79岁的作家琼瑶一直被丈夫平鑫涛生病的事情所困扰。前晚,琼瑶宣布:决定将老伴交给继子女,而且怕自己情绪失控,暂时不会去看平鑫涛了,她称“我的人生一败涂地,书也不会再写了”。

据透露,琼瑶4月30日因丈夫平鑫涛的治疗问题与继子女产生分歧,最后在麻醉科医师兼作家侯文咏的建议下,妥协含泪让丈夫插鼻胃管,但她深觉自己背叛挚爱,动念轻生。

随后,平鑫涛儿子平云发表“一封沉重的公开信”,点出家人与琼瑶之间的矛盾,在于“真正的重点始终不在于究竟要不要插鼻胃管这件事,而是我们跟您对于父亲值不值得继续活下去的认知不同”。

琼瑶看到文章后,遂写下文章反驳,并决定将老伴交给继子女,并透露一直以来都是自己陪在失智的丈夫身边,而孩子只是两周来看一次,待半小时就离开。

一封沉重的公开信

平鑫涛子女致琼瑶:

一封沉重的公开信

琼瑶阿姨:

自从3月12日您发表写给中维、锈琼的公开信后,这一个半月来一路看您的发文,心情也从一开始的体谅与理解,逐渐转变成心痛与不解。

您要表达您对安乐死的支持,我们一向尊重。您要追忆过往跟父亲的恩爱,我们没有意见。您要借由贬损、丑化我们来凸显您照顾父亲的伟大,我们概括承受。但我们不能接受的是,父亲的病情被炒作成有如连续剧般的八卦题材。这原本是我们的家务事,却被迫将父亲的生命送上公审的祭台,对身为子女的我们来说,这是一件多么残忍又令人感到心痛的事!

您一直念兹在兹插鼻胃管的事,真正的重点不在于要不要插鼻胃管这件事,而是我们跟您对于父亲值不值得继续活下去的认知不同。父亲的遗嘱写得很清楚:“当我病危的时候,请你们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无论是气切、电击、插管、鼻胃管、导尿管……通通不要,让我走得清清爽爽。”前提是“当我病危的时候”,但问题是所有医生自始至终从来都没有判定过父亲病危或陷入重度昏迷,他只是失智而已。

您一直无法接受的是父亲“失智”这件事。对于您来说,父亲得了失智症,不再记得您,无法对您说爱,就是“没有灵魂的肉体”,就不值得活下去,不如去安乐死。但对我们来说,他不记得我们,但我们对他的记忆还在,不会因此影响我们对他的敬爱。我也想以您一再提及的蔡佳芬医师书上的一句话提醒您:“他的记忆失落了,但他仍渴求爱与被爱。”

您和父亲感情的事,外人无从置喙,但身为子女,我们从来不曾忘记当年发生过的种种事情以及自己母亲所受到的委屈与痛苦。如果一段爱情是建立在伤害另一个人、建立在另一个女人的牺牲上,那么,这样的爱情无论如何并不伟大,也不值得拿来歌颂炫耀。

我们十分愿意照顾自己的父亲,我们也很乐意见到您放下心中的重担,出去散散心,筹备新戏、写新的小说,更衷心希望,关于这件“家务事”的纷纷扰扰,能够到此为止。

平云 敬上

给平莹、平珩、平云的一封公开信

琼瑶致平鑫涛子女:

给平莹、平珩、平云的一封公开信

早上起床,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才知道你们对我有这么大的反应!我向你们三个认错,我错了!

我也没有想到,当你们父亲躺在医院,最后为了我想写一部呼吁《病人权利自主法》和《善终权》的书,让我们两家分裂到这个地步!

你们捏造的事实,说我说过“没有灵魂的肉体,就不值得活下去”等等,让我欲哭无泪。至于你们杜撰的“对我来说,你们的父亲已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从今以后,请你们自己照顾,我要去过我自己的生活了”,更是荒谬绝伦,如果我曾经说过那些话,我还会活在每天数日子的煎熬中,一周三次奔赴医院探视吗?如果我说过那些话,你们怎么没有把父亲接回,到四百多天后才提出来?如果我说过那些话,怎么每次出去旅行的是你们?而我始终守在台北?

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如此残忍和恶毒!

你们毕竟是鑫涛的孩子!自从他2002年生病后,身体就不好了,是我在每天照顾他!他能如此长寿,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把你父亲送到H医院,是因为它是一家有规模的医院,有各科医生,会照顾得比较周到,总比送到安养中心好。因为你父亲插了鼻胃管,需要各种专业照护,不是我能够居家照护的。当时,平莹还问我为什么不能接回家?让我当场傻住,我已经老了,我不是神,我也不是万能啊!

至于你们想把爸爸接回自己照顾,我成全你们!虽然现在已经过了“照顾期”!

我现在万念俱灰,也不再相信人间有情,我跟你们爸爸之间五十几年的感情,在你们的攻击下,也变得苍白薄弱!我暂时不会再去探视他了,免得情绪决堤而崩溃!

希望你们也能如先前我照顾你们父亲,这样照顾他到终了,这也就是他的福气了!言尽于此,各自珍重!

琼瑶 写于可园

[责任编辑:周水根]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